当前位置:首页 > 决策参考

消费复苏警惕三大风险

发表时间:2021-07-01 10:15:50 来源: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研究室 宁夏回族自治区发展研究中心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4月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7.7%,比20194月增长8.8%,两年平均增速4.3%。“五一”长假期间,全国国内旅游收入同比增长138.1%,实物商品网络零售额同比增长36.3%,重点零售企业日均销售额比清明假期增长32.1%。消费市场逐步恢复,但与生产端相比,终端需求的修复速度明显偏慢、修复力度相对偏弱,可能造成生产旺、消费弱的问题,继而影响经济修复过程中的供需循环。目前,就业压力持续化风险、收入乏力持久化风险以及价格传导超预期风险等需引起高度关注。

一、就业压力持续化风险加大,就业难问题短期难消退

1.企业谨慎动机抑制扩大再生产企业即便度过了保生存的重要关口,在恢复期也会保持谨慎动机,保存量、弱增量是遭受冲击后一段时期内企业的经营准则。目前尽管利润已经得到一定修复,但是企业仍需时间回补前期亏空,扩大再生产的速度会有所放慢,甚至在一段时期内暂停扩大发展。

2.疫情对企业用工方式产生持久影响企业灵活用工形式占比不断提升,通过灵活用工、服务外包等方式降低人力成本也将成为企业的选择。灵活用工或服务外包这类就业方式缺乏保障机制以至员工合法权益受到损害,就业稳定性就会较疫情前有所下降,从而间接推升失业风险。预计企业资产负债表的修复仍需时日,就业压力仍在高位持续,对消费的影响将超预期。

二、收入乏力持久化风险增加,疫情的中长期影响逐步显现

1.两大因素制约企业员工工资上涨企业降本增效压力大。近七成企业实施“控本提效”应对疫情影响,其中,超四成企业缩减人工成本。企业投资--工资分配比例有所调整。在疫情后盈利回补期,企业将更为有限的资源分配到投资的可能性更大,通过压降人力成本、提高投资比例来为企业中长期发展打下基础。

2.两大中长期影响值得关注。从薪酬体系看,疫情对企业员工的薪酬稳定产生重要影响。更多企业通过精简业务流程、加强技术更新而非增加人力成本来促进企业发展。居民工资性收入上涨压力较疫情前有所增加。从收入差距看,企业薪酬体系更具弹性将对以劳动工资收入为主的工薪阶层产生持久影响,但以资本利得收入为主的高收入群体不受影响,反而会因疫情之下的货币宽松政策通过金融市场获得更多收入,进一步拉大社会收入差距。

三、价格传导超预期风险增强,企业停产影响消费品供给

1.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对终端销售影响显著截至3月底,TCL、创维、海信等多个厂商宣布提价,家电价格同比涨幅高达两位数。7月实施的新家电效能标准以及人工运输物流成本上涨给家电企业带来压力,但更主要的是在原材料成本占企业成本七成的情况下,大宗商品价格过快上涨带动家电制造所需的镀锌、彩涂钢材等核心部件涨价较多,推动家电行业终端产品涨价。

2.下游企业选择减产应对成本转嫁在我国产业链上下游门类齐全、下游竞争较为充分、下游产业的议价能力相对偏弱等因素影响下,上游成本向下游转嫁的困难较小,PPI上涨对CPI的传导效应有限,但也要注意到,在成本加快升高而盈利欠佳达到一定程度时,下游企业会通过减产来应对上游成本转嫁。

3.消费品行业承压较大。下游15个消费品行业中,一季度的两年平均复合利润增速为负的行业有8个,占比达到53%,其中食品制造和纺织服装业利润增长压力最大。一旦上游成本持续走高、持续向下游转嫁,这些行业将面临更大亏损乃至停产风险。

四、消费市场展望及政策建议

1.消费基础有待进一步夯实,消费修复“滞后”状况持续经济系统恢复至合理增长区间需经历三个阶段,即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回补速度相对较快,带动相关产业生产复苏;更多产业开始恢复,带动全产业链上中下游循环加速,PPI和企业利润等指标开始恢复;消费端与生产端循环逐步加快,居民消费意愿不断增强,推动供需循环逐步恢复常态。目前消费仍在弥补疫情冲击深坑、消化疫情对消费基础的冲击,处于经济系统恢复过程中第二阶段末期、第三阶段初期。即便短期部分消费品种出现较好增势、甚至出现较强回补意愿,但由于企业盈利仍需回补、企业的谨慎性动机依然较强、就业和收入等消费基础性因素恢复仍需时日,呈现缓慢复苏态势,对消费形势的判断不宜过于乐观。

2.加强政策指导,促进消费加速恢复。一是进一步促进企业降成本。推进《关于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意见》的各项举措落地落实。继续执行制度性减税政策,延长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优惠等部分阶段性政策执行期限。二是促进灵活就业和服务外包行业健康发展。抓好平台灵活就业人员保障工作,合理界定企业责任,鼓励企业购买商业保险探索灵活就业人员在就业地参保的各种限制。鼓励服务外包行业协会发展,通过标准化建设提升行业发展水平。三是加强职业技能培训。支持地方因地制宜调整完善职业培训补贴政策,对企业岗前培训、安全技能培训和转岗技能培训等予以重点支持,加强对新生代农民工、城乡未继续升学初高中毕业生、退役军人、就业困难人员等重点群体的职业技能培训。

编辑:刘娟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