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决策参考

稳就业要重视知识密集型行业的拉动作用

发表时间:2022-04-15 11:03:10 来源:自治区政府研究室(发展研究中心)

就业是经济发展的基本支撑,更是最大的民生。深入分析当前就业压力的结构性变化,针对困难群体、重点行业制定务实办法,创造更多高质量就业岗位,努力实现更加充分的就业。

一、就业需求调整与供给增加两碰头

2022年,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的挑战,尤其是近期国际局势复杂多变、国内疫情多点散发,经济循环畅通遇到一些制约,当前经济运行面临新的下行压力。经济形势变化将使就业面临新挑战。

一是房地产业调整对房地产、建筑业就业形成冲击。目前,房地产业城镇单位就业人员超过525万人,建筑业就业超过5000万人。2022年房地产业的行业调整将直接影响近200万人的就业。如果考虑房地产对其他行业就业的间接拉动,这一影响还将更大。

二是出口增速见顶回落影响外向型制造业的就业。目前,出口比重较高的制造业用工规模合计约2300万,假使相关行业出口增速下降10个百分点,预计将影响超过200万个就业岗位。

三是高校毕业生规模创新高,就业压力将明显加大。根据教育部统计,2022届高校毕业生将达到1076万人,同比增长18.4%,增加167万人,增速和增量均创新高。如果高技能就业岗位不能相应增加,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压力将明显加大。

四是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促使劳动密集型企业加快“机器换人”,也将持续减少就业岗位。过去两年,由于疫情显著影响了劳动力的稳定供给,上游原材料价格高居不下,工业企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加快技术改造,以自动化智能化设备代替一般劳动力。“机器换人”是制造业升级的必然选择,也有助于拉动机器人、机床等工业品需求,但会造成相关行就业岗位减少。目前,典型劳动密集型工业行业用工人数约为3500万,如果2022年这部分行业平均用工人数同比下降5%,将会减少约180万个就业岗位。

二、稳就业要把握住高质量发展的大方向

(一)遵循就业创造规律,明确就业重点方向。以有限资源最大程度地创造高质量就业,聚焦适应经济结构升级方向、社会需求充足的就业领域。“十三五”期间,城镇单位就业中,农林牧渔、采矿业、制造业、建筑业、批发零售业、交通运输业、住宿餐饮业的就业规模下降较多,而信息服务业、租赁商务服务业、教育业、卫生和社会工作、公共管理等行业就业规模增长较快,同时,采矿业、批发零售业、信息服务业、科技服务业、教育业、卫生和社会工作、文体娱乐业、公共管理等行业平均工资涨幅较大。综合来看,信息服务业、科技服务业、教育业、卫生和社会工作等知识密集型行业是符合经济结构升级方向和社会需要的主要就业领域。

(二)就业创造的另一个重要规律是高收入就业可以创造低收入就业。目前,信息服务业、科技服务业、教育业、卫生和社会工作等四大行业的平均工资为12.1万元,而住宿餐饮、批发零售、居民服务业等一般服务业的平均工资为8.3万元,前者高出后者近50%,完全可以实现“大马拉小车”。尤为重要的是,知识密集型行业对从业者的学历要求高,可大规模吸纳高校毕业生,而高学历劳动者就业后,可以通过生活服务需求拉动大量一般服务业就业,还可以形成更多公共服务供给以改善中低收入群体的人力资本和收入,形成良性循环。

(三)要评估重点行业的就业空间,引导劳动力合理配置。要形成合理的就业结构和劳动力配置,还需要对重点方向的就业空间建立基本判断。对于信息服务业就业空间,2035年如我国就业总量保持在7亿人、非农就业比重达到90%,信息服务业占非农就业比重3.7%,可推算出信息服务业就业增长空间还有近1800万人。对于科技人员就业空间,目前我国从事研发活动的全时人员接近500万人,如果要达到韩国的水平,科研人员需要增加800万至1000万人。对于教育业的就业空间,依据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中明确提出的“基本公共服务实现均等化”这一要求,假设各地区各级学校的生师比达到北京市目前的水平,可推算出我国教师(含教辅人员)还有700万就业缺口。对于卫生行业就业空间,目前我国每千人口中的卫生技术人员为7.6人,日本是13.7人,美国是14.2人,可推算出我国要达到美、日等国的水平,需要增加卫生技术人员约800万人。

(四)要采取拓展就业的有效方法。一是多领域协同,多部门配合。稳就业要在稳增长的过程中实现,必须加强货币政策、财政政策、金融政策、产业政策等对就业工作的参与和支持。二是针对结构性的就业压力要更多采取结构性政策,货币、财政、金融政策等都可对就业拉动能力强、就业困难突出的重点行业领域进行专门支持。三是配套推进相关改革,要积极推进科技、教育、卫生等领域的事业单位改革,优化编制管理,扩大从业人员规模,放宽相关领域市场准入,推动供给主体多元化,提高行业就业容纳力。四是有效提升人力资本,要健全符合就业需要、激励相容的多层次职业技能培训体系,优化高等院校专业设置,在基础学科、人才紧缺专业扩大招生规模。五是坚持促进平等就业,要坚决破除各行业各领域的就业歧视、隐性壁垒、暗箱操作,有效保障低收入群体、弱势群体、流动人口等的就业权益,形成公平、畅通的就业流动格局。

编辑:张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