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决策参考

新形势下把握“三个聚焦” 持续扩大内需

发表时间:2022-04-27 11:07:53 来源:自治区政府研究室(发展研究中心)

一、聚焦短期需求收缩压力,提升宏观政策精准性

(一)我国具有应对短期需求收缩压力的宏观调控底气我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国内生产总值2021年突破114万亿元大关,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1.2万美元,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30%,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强力引擎。目前我国经济发展趋势整体平稳向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仍然存在,为我们进一步加强宏观调控,应对短期需求收缩压力提供了雄厚底气。

(二)厘清影响内部需求收缩的主要因素。消费需求方面:一是居民消费能力不足。2021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上年增长8.1%,其中城镇居民实际增长7.1%,低于GDP 8.1%的增速。二是居民消费意愿降低。新冠肺炎疫情呈多地局部暴发和零星散发状态,对线下消费产生严重影响。三是居民消费习惯改变。受疫情持续和防控常态化影响,居民消费习惯已发生长期改变。投资需求方面:一是房地产投资减弱。二是社会融资规模整体收缩,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持续低迷。

(三)在稳字当头、稳中求进基调下提升宏观政策的精准性。一是保持宏观政策的连续稳定,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注重经济风险防范,继续推动六保”“六稳。二是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推动实施新的减税降费政策,进一步降低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的生产经营成本;优化财政支出的重点和结构;继续发挥专项债对有效投资的拉动作用,可小幅上调发行规模,推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增强发展的平衡性与协调性。三是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根据经济增长需要适时降准降息,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四是积极扩大有效投资。进一步加大教育、医疗、养老等公共服务投资,加大新型基础设施投资的比重。加快推进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确定的重大工程项目和专项规划重点项目实施。五是积极扩大消费。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稳定和扩大消费,适应居民消费习惯变化和提质升级需要,挖掘消费热点和增长点,进一步释放居民消费潜力。六是注重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在坚持以我为主的前提下,积极参与全球治理改革,立足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协力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和全球经济挑战,推动宏观调控政策效果的内外均衡,更好地畅通双循环

二、聚焦国家重大战略,夯实国内需求的发展基础

(一)推进区域协调发展战略,释放我国扩大内需的巨大空间潜能。一是深入实施重大区域发展战略。立足我国国情和国家现代化发展需要,从解决区域间和区域内部发展差距的角度,构建统筹有力、竞争有序、绿色协调、共享共赢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二是增强欠发达区域发展能力。制定差异化的区域发展目标和战略重点,强化落后地区的公共服务财政供给能力,加大对贫困地区、欠发达地区的支持力度,逐步缩小区域发展差距。三是加快推进区域协作。以东西合作、南北合作为重点,完善区域协调发展机制,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协同发展、共同发展。

(二)推进新型城镇化战略,增强城市对扩大内需的带动作用。一是强化中心城市、都市圈、城市群的辐射带动能力。按照宜居、创新、智慧、绿色、人文、韧性的要求,建设一批高品质中心城市,形成人居品质示范效应,推动城镇化由偏重数量规模增加向注重集约、智能、绿色、低碳的质量内涵提升转变。依托都市圈、城市群形成优势产业集群,基于现实条件优势互补、合理定位和分工,形成更多就业机会二是提升城市公共服务和治理水平。积极引导多样化公共服务设施的配置,形成与人口更加密集相适应的住房、教育、医疗、交通、就业等公共服务供给能力和品质不断提高的服务水平。深化城市管理体制和社会政策配套改革,协同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和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提升城市和社区治理水平,提高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质量,促进流动人口和谐融入。三是完善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深入实施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战略,建立更高质量的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坚持以城带乡,城乡统筹,突出产业支撑、人居环境、社会保障、生活方式等方面实现由的转型。

(三)推进就业优先战略,夯实扩大内需的居民收入增长基础。进一步加强劳动保护和就业服务。保障劳动者的基本权益和长期利益,不断健全就业公共服务体系,推进就业信息服务智慧化、就业服务群体多元化,完善高校毕业生、农民工、退役军人等重点群体就业支持体系,提升劳动者就业能力。减少劳动力市场的就业歧视和垄断,治理同工不同酬,促进劳动力自由流动和享受公平待遇。大力支持发展就业新业态,拓宽灵活就业渠道,加强对灵活就业人员的就业服务、劳动权益和基本生活保障。

三、聚焦收入分配改革,激发国内需求潜力

(一)在初次分配领域,完善按要素分配政策制度,健全各类生产要素由市场决定报酬的机制。继续完善劳动、土地、资本、技术、管理、知识、数据等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的初次分配机制,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深化工资制度改革,提升劳动者获取收入能力,增加居民工资性收入。不断健全反映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和企业经济效益的工资决定及正常增长机制。根据经济发展、物价变动等因素,适时调整最低工资标准。积极稳妥推行工资集体协商和行业性、区域性工资集体协商,着力提高一线岗位和基层劳动者工资收入。多渠道增加城乡居民财产性收入。加快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完善上市公司分红制度,拓宽居民租金、股息、红利等增收渠道,创新更多适应家庭财富管理需求的金融产品。强化监管措施,保护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支持有条件的企业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有效保护股权、债权、物权和知识产权等无形财产权益。完善土地出让收入分配机制,多渠道增加农民集体和个人分享的增值收益、股权收益、资产收益。

(二)在再分配领域,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和精准性。健全直接税体系,完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进一步减轻中等以下收入者税收负担,加强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和监管,完善高收入者个人所得税的征收、管理和处罚措施。集中更多财力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放宽灵活就业人员参保条件,实现社会保险法定人群全覆盖,稳步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健全国有资本收益分享机制,适当提高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上交比例,更多用于社会保障等民生支出。加强保障性住房建设和管理,确保房住不炒和扩大保障性住房供给。健全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和多层次救助体系,建立健全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动态调整机制。加大均衡性转移支付、阶段性财力补助、产粮大县奖励资金、农村综合改革转移支付等一般性转移支付的统筹力度。优化中央基建投资结构,优先用于全局性、基础性、战略性重大项目,重点投向市场不能有效配置资源的社会公益服务、公共基础设施、农业农村、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重大科技进步、社会管理、国家安全等公共领域项目。

(三)发挥第三次分配作用,发展慈善事业,改善收入和财富分配格局。积极培育慈善组织,鼓励有条件的企业、个人和社会组织举办医院、学校、养老服务等公益事业。落实并完善慈善捐赠税收优惠政策,研究开征赠与税。加大对先进企业、个人和慈善组织的表彰奖励和宣传,提升全社会发展公益慈善的驱动力。

编辑:张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