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决策参考

2022年上半年宏观经济形势研判

发表时间:2022-06-02 16:27:16 来源:自治区政府研究室(发展研究中心)

一、我国经济平稳开局,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

(一)当前国民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一是经济增长稳中有进,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4.8%,位居主要经济体前列。二是就业收入稳步提高,全国城镇新增就业285万人,城镇调查失业率平均为5.5%,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5.1%,快于GDP增速。三是物价结构趋于改善,消费领域和生产领域价格“剪刀差”缩小,14CPI温和上涨1.4%PPI上涨8.5%、涨幅连续6个月回落。四是国际收支基本平衡。一季度实物贸易顺差合理增长,服务贸易逆差缩小,经常账户顺差与GDP之比为2.1%,外汇储备稳定在3.2万亿美元,国际收支基本平衡。

(二)超预期影响导致新的下行压力。一是国际方面,全球新冠疫情仍在大流行,部分国家放松疫情防控措施,人员流动加大病毒传播,影响生产秩序的恢复,全球经济复苏前景黯淡;俄乌冲突及美西方对俄全面制裁导致风险挑战增多,全球能源、粮食等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全球航运、空运线路阻滞,俄乌、欧盟等地区经济复苏受到严重冲击;美联储加快收紧货币政策,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加大,部分新兴经济体资本大规模流出,人民币短期贬值压力上升;部分国家通胀水平屡创历史新高,我国输入型通胀压力上升。二是国内方面,3月以来,新一轮疫情在除西藏外的全国范围内蔓延,疫情暴发在经济比较发达的深圳等珠三角地区,特别是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地区疫情形势严峻,对生产生活带来严重冲击。总体来看,新冠肺炎疫情和乌克兰危机导致风险挑战增多,我国经济发展环境的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上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春季报告将2022年全球和中国经济增长预期大幅下调至3.6%4.4%,分别调低了0.80.4个百分点。

二、上半年经济整体承压,“三重压力”更加凸显

当前,我国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稳增长面临较大风险挑战,预计上半年我国GDP增长4.2%左右。

(一)生产侧明显下行

从生产端看,工业生产增长相对较快,服务业受疫情影响恢复缓慢。在国家出台系列政策支持工业经济平稳增长和保持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的作用之下,工业生产总体稳定。但3月以来受吉林、上海等地出现聚集性疫情影响,服务业下行压力加大。疫情反复导致部分地区商场、餐厅和娱乐性场所歇业,消费受到冲击;物流运输受到阻碍,客运低位运行;服务业市场活跃度明显转弱,企业经营压力有所加大。预计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5.6%,服务业增长3.6%左右。

(二)需求侧压力加大

1.投资增长后劲有待加强。从基建投资看,工程项目施工的人员聚集、建材区域运输都将受到疫情的脉冲式扰动,重大工程项目落地受到一定影响。但财政支出靠前发力、地方政府专项债提前发行,各类支持政策持续加码,基建投资有望保持较快增长。从制造业投资看,由于企业经营压力加大、现金流受到严重影响,企业投资能力和意愿都受到限制,但增值税留抵退税从41日落地等减税降费政策支持力度较大,高技术、医药制造等行业投资仍将保持韧性,制造业投资将保持稳定增长。从房地产投资看,尽管多地房地产调控政策有所放松,但受居民购房支出意愿偏弱、看房购房受到疫情限制等影响,市场回暖较慢,叠加房企融资困难依然较大,新开工面积大幅减缓,房地产投资回暖依然困难较多。预计上半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7.3%左右。

2.消费市场遭遇“二次探底”。疫情超预期大规模反弹直接冲击消费需求,二季度可能形成今年消费新谷底。一是服务消费较为低迷。文化旅游等线下接触性聚集性服务消费遭遇疫情严重冲击,餐饮服务虽然部分转向线上,但整体恢复进度将明显放缓。二是耐用品消费增长压力加大。汽车消费陡然趋冷,同时房地产市场销售低迷,建筑装潢、家电家具等消费品增长态势不佳,耐用品消费能力和信心明显下降。三是线上消费受物流拖累不容忽视。受疫情反复影响,国内货运、物流呈“脉冲式”不畅,商品物流快递延误、停发时有发生,成为影响线上消费的突出问题。预计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2.3%左右。

3.外贸增长压力有所加大。一季度外贸出口在价格等因素支撑下延续较快增长态势,但是二季度开始出口走弱趋势逐渐显现。一是贸易订单转移加快。国内疫情超预期反复从生产和物流运输等多方面影响外贸出口,这使得部分订单转移至东南亚等国。二是贸易替代效应减弱。随着新兴市场国家产业链供应链的修复,叠加国内供应链受阻,前期国内产业门类齐全、复工复产早的优势在削弱,贸易替代效应明显减弱。三是全球需求开始边际放缓。疫情仍然大流行、俄乌冲突加剧地缘局势动荡、大宗初级产品价格飙升加大企业生产成本和居民消费开支压力,各类刺激政策逐渐退出,全球需求增长开始放缓。预计上半年我国货物出口同比增长10.3%左右。

(三)物价保持温和上涨

1.居民消费价格温和回升。一是新冠肺炎疫情和乌克兰危机导致风险挑战增多,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部分产品进口价格持续抬升,输入性通胀压力持续加大。二是疫情对货运物流和产业链供应链带来影响,供给冲击在一定程度上抬升生产成本,从而推高终端消费品价格。三是鲜菜等食品受天气等影响较大,随着生猪产能逐步调整、中央冻猪肉储备收储工作有序开展,猪肉价格触底回升。四是国内货币流动性仍比较宽松,支撑消费价格回升。但是国内市场需求疲软,总供求关系宽松,抑制消费价格上涨。预计上半年CPI同比上涨1.8%左右。

2.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稳步回落。今年以来,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高位运行,俄乌冲突导致相关能源、粮食等产品产量下降、出口管制增加,冲击全球大宗商品供应;由于地缘政治冲突带来部分国家间的制裁和反制裁,影响全球供应链效率,大宗商品运输和交易成本上升。但是,全球经济复苏动能减弱以及大宗初级产品价格大涨等抑制相关需求,反过来制约工业品价格上涨;国内全力做好粮食、能源保供稳价工作;此外,基数因素逐月走低,下拉工业品涨幅。预计上半年PPI上涨7.8%左右。

三、做好全年经济工作的思考

针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大的实际情况,应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相结合,抓重点、破难点、疏堵点,努力保持宏观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一)跨周期调节与逆周期调节相结合,更加注重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当前稳增长仍是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在经济下行过程中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稳定市场信心,防止经济出现大起大落显得尤为重要。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保持必要支出强度,扩大常态化财政资金直达机制范围,抓紧研究出台针对中小微企业新的减税降费措施。货币政策要更加靠前发力,综合运用窗口指导、支农支小再贷款、普惠小微贷款支持工具等各种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有力扩大信贷投放。适时适度下调存款准备金率、逆回购和中期借贷便利利率,适时放松个人合理住房需求贷款政策。

(二)宏观政策与行业政策相协调,更加注重保持行业政策稳定性。我国宏观政策保持了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但宏观政策与行业政策间协调程度仍需加强。尤其是行业政策要注重平衡性、协调性和可预期性。注重行业政策时间上的平衡性,双碳、能耗双控等政策在时间跨度上充分考虑行业承受能力,科学把握工作节奏和进度。注重行业政策部门间的协调性,实现财政、货币、产业、能源、环保等各项政策优化组合、协同发力,更加高效服务于宏观调控大局。注重行业政策的可预期性,在行业政策出台和实施过程中,避免出现“随机性”、“运动式”和“一刀切”现象。

(三)投资政策与消费政策相统筹,更加注重促消费政策引领性。我国运用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经验较为成熟,但是当前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已经由强转弱。优化内需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效应,应充分启动消费需求,持续激发消费活力。建议有序取消一批限制消费的行政性规定;有力提升民生保障水平,加大对低收入群体特别是困难群体的兜底保障力度,探索有利于人力资本提升和比较优势转换的消费新模式;房地产领域要因城施策和因需施策相结合,合理满足居民刚性需求和改善性需求,坚决打击投机性需求。

(四)科学监管和放松管制相平衡,更加注重“放管服”改革。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实现要素价格市场决定、流动自主有序、配置高效公平,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在对资本无序扩张进行积极监管的同时,更要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促进资本有序发展,充分发挥资本促进经济发展的关键作用。

(五)发展国有经济与搞活民营经济相促进,更加注重激发民营资本活力。实现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良性竞争、相互协作、共同发展。民营经济已成为创业就业的主要领域、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国家税收的重要来源,但当前影响民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依然存在。必须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坚决破除民营经济发展的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推动民营经济发展活力提升到新水平。

编辑:张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