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发展论坛

马建堂:保障产业链安全,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支撑

发表时间:2021-01-22 18:24:59 来源:《中国发展观察》2021年第1期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历史性成就,为保障产业链安全打下了坚实基础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中华民族文明史上前所未有的伟大成就,是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的关键一步,为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奠定了坚实基础,为各领域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为安全的发展提供了坚强支撑,也为保障产业链安全打下了坚实基础。随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我国产业链可以用完备、突破、跃升来概括。

一是完备。我国已形成全球最完整的工业体系和上中下游产业链,是世界上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目录中所有工业门类的国家。我国制造业占全球比重接近美、日、德三国之和。不管是纺织服装为代表的传统制造业,还是光伏、风电为代表的新能源装备产业,亦或钢铁、稀土为代表的原材料工业,我国都已具备了全产业链优势和很强的国际竞争力。完整强大的工业体系,已成为我国产业竞争力的重要来源,也是有效应对重大突发事件的强大武器。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我国能在短时间内大幅提升医疗物资生产能力、保障自身供应并出口全球,完备的工业体系是重要物质保证。

二是突破。近年来,我国不仅在量子科学、铁基超导、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CIPS干细胞等基础研究领域取得重大突破,还在高铁、卫星导航、新能源汽车、三代核电、国产大飞机、盾构机等关键领域攻克了一批“硬”技术、“硬”装备。前不久,嫦娥五号探月任务圆满完成,“奋斗者”号创下载人深潜新纪录,毛泽东同志“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的豪情壮志在新时代的中国真正实现。这些突破,快速补齐了一批重大短板,锻造成型了一批关键长板,降低了我国产业被“卡脖子”的风险,也厚实了重塑国际竞争新优势的基础。

三是跃升。总体上看,我国目前在亚洲区域产业分工网络中的核心地位已牢固确立,并呈现出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攀升的良好态势。学术界常用后向垂直专业化指数与前向垂直专业化指数的比值,来衡量一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该比值越小,表示一国为他国出口提供的中间品,比该国出口使用的进口中间品多得越多,这就表明该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也越高。我国的这一比值曾长期大于1,2014年以来开始小于1并振荡下降,实现了整体迈向价值链中高端的历史性转变。特别是疫情发生以来,电子政务、数字娱乐、在线办公、在线学习、在线医疗等新业态新模式加速发展,我国数字经济领域已在全球呈现并跑甚至领跑之势,有望在数字经济新时代中实现“换道超车”。

我国内外部发展条件和环境的深刻复杂变化,决定了必须把保障产业链安全作为重大战略任务常抓不懈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使这个大变局加速演进。“十四五”及未来一个时期,全球产业链可能出现剧烈的重构,对此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

从国内发展条件的变化看,近年来我国制造业向外转移有加速的趋势,制造业占GDP比重有所下降。对这个问题我们要全面辩证看待,一方面,这是我国主动进行转型升级的成果,也是资源禀赋条件变化后客观经济规律作用的结果。随着劳动力、土地成本的不断上涨以及资源环境约束趋紧,以纺织服装为代表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特别是其中的劳动密集型工序、环节向外转移是必然的,强留也留不住。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警惕产业过快外迁和高端环节外迁、全产业链外迁,这会导致产业空心化,影响我国产业链完备性。未来保障产业链安全应在注重维持一定规模的基础上,突出强调提高产业链关键核心环节的根植性,把根留下、把魂留住。

从疫情的长期深远影响看,保护主义兴起正在改变全球产业链分工的逻辑和形态,防止更多产业链出现“去中国化”成为我们必须应对的课题。疫情发生以来,由于防控有力有效并率先全面复工复产,我国出现了订单及产业回流的情况,出口呈现逆势增长,2020年11月份工业产品出口交货值同比增长9.1%,增速为2019年以来最高,但这种情况恐怕难以持续。疫情促使很多国家把医疗器械等关键产业链的本土化视作核心利益,并通过立法、补贴等多种方式推动关键产业链回流,甚至是对汽车、机械装备等公共属性较弱的产业链,一些国家也在鼓励本国企业开展分散化布局,提出所谓的供应链“中国+1”“去中国化”战略。从长期看,全球产业链分工逻辑将从成本至上、效率优先转向成本、市场及技术可获得性并重,产业链区域化、周边化、国别化调整的可能性明显上升。

从国际博弈的大局看,政府的更迭并不会从根本上改变某些国家遏制我发展的战略,阻止高技术产品对我出口、定点制裁我高科技企业、动摇我产业链安全根基仍将是某些国家的重要图谋,目前被该国制裁限制的我高科技企业和机构已超过300家。加之我国不少重要产业“缺芯”“少核”“弱基”的状况尚未根本改变,保障产业链安全依然任重道远。

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不断提高保障产业链安全的能力和水平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产业链、供应链在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这是大国经济必须具备的重要特征”。要统筹发展与安全,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必须保障产业链安全。为此,我提出几点建议。

一是加快突破关键核心技术。要依托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和市场规模巨大、创新资源丰富、配套体系完备的经济优势,坚持政府引导与市场机制相结合,实施好“揭榜挂帅”等制度,推动项目、平台、人才、资金一体化配置和使用,探索出新型举国体制的实现路径,尽快在关键领域打造自主可控、安全可靠的产业链供应链。同时,还要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健全以创新能力、质量、实效、贡献为导向的科技人才评价体系,促进各类创新要素向企业集聚,持续强化企业的创新主体地位,推动成长起一大批创新型领军企业、“专精特新”隐形冠军企业和科技型中小微企业。

二是为实体经济发展营造更好环境。要健全市场体系基础制度,坚持平等准入、公正监管、开放有序、诚信守法,形成高效规范、公平竞争的国内统一市场。进一步确立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健全公平竞争审查机制,强化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司法,切实打破行政垄断,严肃查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完善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政策体系,围绕创新链产业链打造资金链,开发与科技创新和产业发展不同阶段需要相适配的金融产品,更快更好促进新技术产业化应用,形成金融、科技、产业的良性循环和三角互动。

三是实施重要产品和供应渠道多元化战略。要利用好美国与其他发达国家在经济技术和贸易结构上的差异、在焦点议题上的立场分歧,持续深化与非美发达国家的经贸往来及全方位合作,特别是重视加强与德国、日本等制造强国的合作,有针对性地扩大国内市场准入,以经济利益的深度绑定促进技术合作,力争重要产品和供应渠道都至少有一个替代来源,形成必要的产业备份系统,同时也为国内关键技术突破创造条件、赢得时间。

四是加强国际产业安全合作。要坚持合作共赢的道义制高点,维护产业链、供应链的全球公共产品属性,坚决反对把产业链、供应链政治化、武器化。要进一步发挥我国大市场优势,充分发挥自由贸易区、自由贸易港对外开放新高地作用,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为高水平外资提供一个更具竞争力的稳定发展环境。在“一带一路”、RCEP等区域合作框架下,建立多渠道、多层次的产业链安全合作机制,有效开展技术、标准、知识产权、检验检测等方面的国际交流与合作,在合作共赢中提升我国产业链安全水平和竞争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