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快递

碳中和目标推动下的绿色转型

发表时间:2021-08-20 11:42:12 来源: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研究室 宁夏回族自治区发展研究中心

20209月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到今年的全国“两会”,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工作部署到“十四五”规划纲要,从中央各部门的高度重视到各地各行业的众多论坛,“碳中和”已从一个陌生的专业词汇变成一个高频热词。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要把碳达峰、碳中和纳入生态文明建设整体布局,拿出抓铁有痕的劲头,如期实现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目标。

一、3060目标”带来的挑战和机遇

中国向“3060目标迈进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从挑战来看,主要有两个约束条件:第一,现在我国人均碳排放达到7吨以上,超过了英国、法国等欧洲国家,尽管还有十年的达峰前时间,但在碳达峰前,排放增加的空间最多只有10%,否则下一步碳中和难度就会增加。第二,目前我国人均GDP1万美元,欧盟国家是3万~4万美元,我们的既定目标是,2035年达到中等收入国家的人均水平,到2050年,达到前沿发达国家的水平,即6万美元左右。在这两个约束条件之下,既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少吃草、少排放,甚至零排放,这在发达国家行列未有先例,并且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重压之下必须转型,转型以后可能就会出现优势。一方面,作为后来者,中国既有短板,也有优势。发达国家是碳排放达到峰值后才开始转型,我们还没有达到峰值就开始转型,可以直接用绿色产品进行替代。比如汽车,以发达国家每千人的车辆保有量来说,美国是845辆,欧盟是423辆,日本是575辆,中国目前是173辆,假定未来达到400辆的水平,依然还有230辆左右的增长空间。由于提前转型,中国绿色转型的成本相对较低,而发达国家的重置成本或者沉没成本很高。另一方面,中国现在的増长速度较高,绿色产品的创新和推广市场空间很大,有利于形成商业模式和竞争优势。绿色转型是一个转换赛道的新机遇。中国有成本优势、需求优势,再加上已经有相当的技术积累,中国的企业未来将拥有更多的机会。近年来,在新能源汽车、光伏发电等领域,我国制造业已经涌现出不少成功的案例。

二、以重大绿色技术推动绿色转型

绿色转型,即由传统工业化发展方式转向绿色发展模式,需要依靠一套新的绿色技术进行驱动,需要大规模系统性地更换技术。绿色技术的推广,需要同时实现三个目标。第一,高技术含量和高生产率;第二,少排放或者零排放;第三,与传统企业相比,具有低成本竞争力。目前,我国光伏发电的成本降低了80%,充电成本降低了30%-40%,光伏发电的成本已经可以与传统的燃煤发电成本进行竞争。

什么是绿色技术创新?从现在开始,所有的技术首先需要符合绿色标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所有的技术都是绿色技术,所有的创新都是绿色技术创新。绿色发展以及绿色城镇化过程中涉及水、能源、交通、建筑、土地利用6大领域的20项重大绿色技术,目前已经相当成熟。建议“十四五”期间向全社会推广较为成熟、能够产生明显经济社会效益的重大绿色技术。

三、建立“碳账户”筑牢微观减排基础

现阶段,中国的减排主要依靠政策推动和道德感召,绿色发展很大程度上是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或者社会组织和个人的公益慈善事业,可持续发展的事业缺少可持续发展的机制。

目前我国实现碳中和目标主要采取行政手段来实施,从上到下层层分解任务目标。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欧美国家也是采取这样的办法,这种办法的优点是行动比较快,短期之内也能见效。但存在的问题是:指标的分配可能不够公平合理,存在搭便车问题,权衡性较差等等。特别要防止一个取向,尽管减少碳排放是件好事,但也容易滥用成为行政干预的借口,严重的时候甚至可能影响正常的生活运行。

进入碳中和目标约束下的绿色转型期后,必须建立与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相适应的微观基础。换言之,绿色转型,既要技术创新,也要制度创新。除了碳排放,目前中国还存在一般污染物、生态修复等问题,同时还要实现较快经济增长。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要有一个绿色发展的微观基础,推动碳中和,建立“碳账户”。

“碳账户”实际上就是建立每一级政府、每一个企业、每一个人在减碳方面的责任,对排放多少碳、减多少碳进行核算。只有确定责任,交易才能活跃起来。除了减碳之外,其他污染物、生态修复、经济增长等因素也要建立绿色责任账户,目的是界定产权和责任。

倡导简约适度、绿色低碳生活方式,反对奢侈浪费,鼓励公众使用城铁、公共交通、共享单车等高效利用能源、少排放污染物、有益身体健康的出行方式。营造绿色低碳生活新时尚,让节约资源保护环境成为广大人民群众的自觉行动。

编辑:赵方宇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